嘉兴路魔窟

不归:

日常记录果子猪和年糕猪成长史
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给你单独的猫罐头?给你美味的鸡肉肉?给你亲亲抱抱举高高?
还是…给你一个自由

好吧好吧不抱你了 你去玩吧 哼( ´◔ ‸◔')
0722

《村长,我想和你好》

作者:俺打的去埃及

第五十一章🌸

 赵老爹从烟盒摸出了一根烟,动作颇为潇洒,“你们三个里面,就熊最像我。”
  “老爹,现在已经不兴你那套流氓学了。”
  “叔叔,您好,这里不能抽烟。”巡房的护士见赵老爹叼着烟,便停了下来。赵老爹摆了摆手,“谁说我抽了,不没点火嘛。”
  护士看着赵老爹手上转着打火机,心里一阵嘟囔还是走了。赵老爹看着熊大,“当初要不是熊出主意,你能留得下你那城里媳妇儿吗?”
  “那老爹你说怎么办?熊又不是男娃娃,难道还能向鞠婧祎提亲?”
  赵老爹叼着烟,眯着眼睛,他想起之前找的瞎子张。瞎子张说他家闺女有桃花债,看来债主得是鞠婧祎了。瞎子张还真灵,当初赵老爹心里还嘀咕。
  熊大见老爹眯着眼睛,就觉得老爹要出坏主意了,“老爹,鞠婧祎把熊二送进监狱是一回事,熊那个她又是另外一回事,报复人也没这个报复法,女孩子家清清白白的,愣是给熊糟蹋了,这样太坏了。”
  “你心里有主意?”
  “我想是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,可是心里又过不去。”熊大说。
  “你也就是想听我说翻页,心里有个安慰。”赵老爹清白得很,熊大嘴里说不能这样算了,心里特想翻页,没个正当说法心里道义又不安。“瞎子张给我算过熊的姻缘,会有这么一遭。”
  “老爹,这种事信个七八分,也不能全信。”熊大说。
  “熊的心思我们是知道了,鞠婧祎嘛。”赵老爹说,“也不至于拿自己的清白开玩笑,不会下这么大的套,上次你也看得到,鞠婧祎来医疗所的事。”
  上一次鞠婧祎挂着眼泪,过来就甩了熊一个耳刮子。“怎么可能,哪有女孩子喜欢女孩子的,熊不懂事,鞠婧祎那么大人了还不懂事吗?”
  “你说你,少见多怪。”赵老爹说,“出去跑了这么多年,不单有女孩儿喜欢女孩儿的,还有男孩喜欢男孩的。”
  “老爹你可别和我说这个,男孩喜欢男孩,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。”熊大摸了摸自己的胳膊。
  “我本来心里也气愤,后来一想,熊喜欢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。”赵老爹的眉头皱了起来,接着重重叹了一口气,“唉。”
  这些天的选举投票,就在鞠婧祎占了上风的时候,村支书突然开会说鞠婧祎退出竞选。自然而然,村长也落在了易嘉爱的父亲身上。这时候麻子一拍大腿,妈的让个还没成年的小姑娘骗了!麻子心中有气,又找不了赵嘉敏,镇上的生意出了问题,让赵嘉敏在招标会上截胡了。现在,他可是矮了赵家又一大截,估计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他只能唯赵家马首是瞻了。
  “你怎么……”听到消息,赵嘉敏赶紧找了过来。她跑得气喘吁吁,首先跑到村委会,村委会不在,又跑到她的公寓,邻居说她去了河边,赵嘉敏这才找来了河边。
  鞠婧祎已经换回平时的穿着了,她站在岸边,河边有些冷,远处还能听到鞭炮声。
  “入春了。”
  鞠婧祎低着头,赵嘉敏想问她为什么退出竞选。她张了张口,又不知道如何接鞠婧祎的话。再过些时候,她们认识也快要一年了。回头想来,日子竟然因为有了一个人,而过得如此之快。有时候,又过得比什么时候都要难熬。
  一阵风迎着水面刮了过来,鞠婧祎轻轻咳了咳,赵嘉敏背着风,面朝着鞠婧祎,似乎在帮对方挡风。“感冒了?”
  “有点咳嗽。”
  “咳嗽就别来这里,加重了怎么办。”
  “我要走了。”鞠婧祎抬头看着赵嘉敏,“来这里看看。”
  赵嘉敏像定住了一样,“你要去哪里?”
  “我没办好事,大伯生气了,罚我去个比较偏远的地方。”
  “你会回来吗?”
  鞠婧祎没有说话,深深看了赵嘉敏一眼。她慢慢地走了,赵嘉敏却说不出挽留的话。
  她们经过了一个冬天的彼此煎熬,现在入春了,天下浮白的积雪是不是要融化了。

第五十二章🌸
 她走了,带走了夏夜的蝉鸣声。
  赵嘉敏已经回学校了,只剩下最后一个月便要高考了,她落的进度很多,老师们都主动为这个得意门生补课。从凌晨三点到晚上十二点,中午也只睡半个小时的午觉,连吃饭也在背英语课本,赵嘉敏返校第一次周考落到了前二十名,第二次周考很快就冲到了年级前五,第三次周考便稳居年级第一了。一天二十四个小时,她有十九个小时扑在学习上,她本身的底子就不差,最后一次周考的时候,是全市统考,赵嘉敏排在全市第一名,而这第一名的位置上有五个人分数相同。高考是省排名的角逐,填报志愿的时候通常是看学校往年取录的省排名,赵嘉敏想,如果她差一分,便要被几十个人拉在后面。市里的教育绩效在省里面中等偏上,那么她这个位置,大概在省前一万名左右,已经足够进985、211了。
  鞠婧祎并没有删掉她,有时候她做试卷有些累了,便翻一翻鞠婧祎的朋友圈。她万幸朋友圈没有访客记录这种东西,鞠婧祎不怎么发朋友圈,她去了新疆,在新疆待了没有一个月,又被她大伯调去了上海,现在又在北京。赵嘉敏凭借着她朋友圈的只言片语,大概也推测出这些东西。
  高考前的一周,学校已经不上课了,留学生们单独自习。赵嘉敏趴在课桌上,这几天飘着蒙蒙细雨,好像每年高考都是这个样子,叮咚,耳机传来了消息,是鞠婧祎发的消息,赵嘉敏连忙点开。
  “后天就要高考了,你这几天饮食上要注意些,别闹肚子了。”
  “嗯嗯。”赵嘉敏马上回复,她想了好一会儿,“高考那天,你来看我吗?”
  “嗯?”
  “你看着我进考场,我有动力些。”
  “说不好的,我尽量来。”
  赵嘉敏看了鞠婧祎发过来的消息,傻乎乎的笑了笑,她抱着手机感觉这两天可以睡个好觉了。怕鞠婧祎见到自己的家人尴尬,赵嘉敏坚持说要坐校车,不让家人接送。第一天考试,鞠婧祎没有来,赵嘉敏在门口等着,险些误了考试。下考后又在门口等着,中饭和晚饭都是张语格带的。晚上,鞠婧祎又发了一条消息,“早点休息,不要熬夜看书了。”
  “嗯。”赵嘉敏想问她明天会不会来,可是又不敢问,她怕问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第二天下了点细雨,赵嘉敏刚从校车里下来,便在稀稀拉拉的人群里看到了鞠婧祎,鞠婧祎撑着伞,正在张望来来往往的考生。赵嘉敏伞也没撑,就跑了过去,钻进了鞠婧祎的伞底,她的刘海已经打湿了,脸颊上也有湿意,她看着鞠婧祎也不说话,一个劲的笑。
  “嗯?”鞠婧祎从包里拿出纸巾,细心地擦拭着赵嘉敏的面颊。“吃早饭了吗?”
  赵嘉敏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后又点头。
  “你这是吃了还是没吃?”
  “我很开心。”
  “你啊。”鞠婧祎说,“考试用具带好了吗?”
  赵嘉敏迷茫地看了看自己的手,她想了想,“我带了手机,章鱼会帮我拿的。”
  “你先去找她,检查下考试用具。”鞠婧祎说。
  要进考场的时候,鞠婧祎从包里拿出了水、毛巾、清凉油,“不要紧张,保持平常心。”
  “嗯嗯。”赵嘉敏接过鞠婧祎手里的东西,“外面下着雨,你找个咖啡店等我。”
  “嗯好。”
  赵嘉敏刚撑开伞,她见一旁的鞠婧祎低着头,便迅速地在鞠婧祎的脸颊上啄了一口,“谢谢。”
  “谢谢你能来。”赵嘉敏撑着伞,在人群中跑远了。
  试卷赵嘉敏做得很轻松,可以说得上一气呵成,熟悉的符号,跳跃的数字,第一次在赵嘉敏的眼里变得这么活泼。就在整个考室的人还在冥思苦想的时候,赵嘉敏已经完成答题了,她看着窗外,足够愉悦的心情,让她恨不得现在就扑腾出考室。下考铃终于响了,人流的移动是缓慢的,下考后的半个小时,校门还是没有打开,要让拿着试卷的监考员先走。
  赵嘉敏走出校门,天空突然不下雨了,她看到人海中的鞠婧祎,大步朝着她走了过去。
  谢谢那一年蝉鸣的夏夜,把你送到我身边,让我从此拥有了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。
  END

《村长,我想和你好》

作者:俺打的去埃及

第四十一章🌷

外面的蝉鸣声在太阳的炙烤下,叫得越来越大声了,赵嘉敏脸颊上的巴掌印,已经慢慢消褪了。鞠婧祎咬着下唇,她从得知赵嘉敏“自杀”的消息,便从汽车站马不停蹄地飞奔回来。她从见到赵嘉敏手臂上纱布的那一刻,所有的情绪都迸发了出来,她从来不会这样,失去理智。
  “鞠婧祎,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。”赵嘉敏看着她,明明眼眶红红的,却扬着脸颊硬要说伤人的话。一个倔强的小孩子,鞠婧祎想自己实在让她太伤心了。
  “疼吗?”鞠婧祎轻轻地触碰赵嘉敏的脸颊,赵嘉敏的眼泪不可闪避地掉了下来,她别开脸,不让鞠婧祎触碰到她。她不是小孩子,不能再贪恋鞠婧祎的一颗两颗糖,代价太大了太惨重了。赵嘉敏摸了摸自己脖颈上的玉坠,鞠婧祎亲手为她戴上的玉坠,“我一直拿它当定情信物,你对我没有情,哪来的定情。”
  “对不起。”
  “我没有自杀,你不用愧疚了。”
  “我让你难过了。”
  “鞠婧祎,你有没有一点点的,喜欢我?”赵嘉敏看着面前的鞠婧祎,鞠婧祎没有说话。
  赵嘉敏没有等到鞠婧祎的答案,她看着鞠婧祎的脖颈,似乎想看她脖颈上的红绳。鞠婧祎知道她在看什么,她在看她送给她的佛,她一直有把佛带在身边,她藏得很好,不用担心赵嘉敏的察觉,对方看不到。
  “我好像知道了。”赵嘉敏低着头,“以前没关系的,以后呢,以后你能不能喜欢我?你不是说我很棒吗?要不要……尝试一下喜欢我?”
  如果不是说出来,赵嘉敏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说这么委曲求全的话。在这一刻,她可以没有自己,她以后再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,喜欢一个人了。
  回答不了的问题,鞠婧祎只能沉默以对。她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天已经黑了,林润成不在,这让鞠婧祎突然想到了什么,她拿出自己的钥匙,打开存储资料的保险柜,保险柜里有一份文件和一个黑色笔记本不见了。她慌忙撩起头发,给林润成拨了一个电话过去,“润成,你是不是拿了实验室的资料?”
  “是的。”通话另一面的林润成似乎很平静,“小鞠,我不能看着你毁了自己的前程。”
  “不行,润成,你不能把它带走。”
  “我要把它交给你的伯父。”林润成说,“实验室是个空壳子,赵家利用它来洗钱。赵家对你有恩,你心中有愧,想将这件事隐瞒下来我知道,可是其他人呢?其他人会怎么认为?你还怎么回去?我是你的男朋友,这件事你做不了,我替你做。”
  从一开始,鞠婧祎就发现了实验室的问题,直到上次摔倒,意外冲到了实验室的地下建筑结构。地下建筑根本不稳健,实验室盈利是假象,是个空壳子。那么钱是从哪里来的?是赵家的钱,鞠婧祎便追查到了赵家这些年的买卖。她迟迟不能下这个决定,这样会毁了赵家,会毁了赵嘉敏。

第四十二章🌷

法院的传票来得很快,赵老爹抽了一袋烟,似乎也意识到是什么事情了。只是没想到鞠婧祎的动作这么快,易嘉爱的父亲很快就得到了消息,赶到了赵家。村里好几个和赵家共生的大户,也齐齐聚在赵家的前坪。赵嘉敏快要开学了,天气仍然暑热未消,她手臂上的伤好的很快。她瞧这几位叔叔都从外地赶回来,便知道自家的生意出问题了。

  自从上次医疗所的事情,家人们便知道了赵嘉敏的心思。赵嘉敏喜欢上鞠婧祎,这并不难猜,只是,他们不愿意接受罢了。大家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特别是赵老爹,心里充满了懊悔,当初算命的人跟他说,熊会有桃花劫,他也想着,如果把熊做男孩养大,就不怕有男人来惹她,而且熊很聪明,如果熊大熊二再不成器,他有打算让熊来继承他的家产。

  “熊,你没再联系鞠婧祎了吧?”

  赵嘉敏已经很久没有听到鞠婧祎的名字了,听着觉得有些陌生,恍惚的夏日,摇坠的梦境,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“没有。”

  见熊大这么问,赵嘉敏也马上反应过来,“怎么了?鞠婧祎出什么事了?”
  “你心里怎么总是那个女人!?”熊大瞪着赵嘉敏,“是咱家,咱家出事了。”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她家从来做的是正经买卖,不过就是同行的挤压,还能出什么大事。
  “这件事,你不能知道。”熊大说,“不能牵扯到你。”
  很快,法庭传来了开庭的消息,熊二顶替了所有的罪状,作为被告。
  “如果要坐牢,爸你年纪大,承受不住。哥还想当村官,不能有这样的污点,我脑子不灵光,这些年吃闲饭没干正事,我去。”熊二低着头,搓囘着手指说,“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,我也不想坐牢。”
  其实熊二明白,他们家是赢不了的,这是来自检囘察机关的监控。虽然他没有掺和家里的生意,但他知道,家里这么多钱不是白来的,他家里有很多钱,这是连熊也不知道的。
  赵嘉敏和学校请了假,没有去上学。经过几次开庭奔波,她知道家里是出了什么事情。鞠婧祎拿着证据把他们家告了。熊二的事情也不会有转机了,证据太确凿了,任凭律师的辩护再优秀,到现在只能争取缓刑减刑,第一次开庭的宣判是无期徒刑。无期徒刑是二囘十囘年,要真宣判成立,熊二这一辈子就完了。人生最宝贵的时光都在里面,还能有什么盼头。
  “熊,都是你,你不该救鞠婧祎的。”熊大斥责起了赵嘉敏,“鞠婧祎是白眼狼,咬人的白眼狼,你图她什么?”
  大嫂拦住了熊大,“你说什么,这怎么能怪熊。”
  “大哥,二哥会没事的吧?”赵嘉敏神情怯懦地看着熊大,无期徒刑,这四个字太可怕了。
  这一问,把熊大的眼泪问出来了。“都怪我没用,当初就该顺着麻子的,把鞠婧祎撵出村。”
  “我知道了。”赵嘉敏低着头,她想见鞠婧祎了。原来鞠婧祎一直和她家来往密切,是为了这一天,把她家,甚至是她,送进监狱。
  人为了达到目的,果然是不择手段的,她太低估鞠婧祎了。

第四十三章🌷

几场淅淅沥沥的大雨,枯黄了前坪的柚子树,已然入秋。燥热的浮尘与氤氲仿佛还是昨天的事情,今天出门,皮肤上就沾了凉意。第二次开庭,熊二的判囘决仍旧维持原判。熊二将一力承担二囘十囘年的牢狱之灾。这起案囘件已经将损失降到了最小,再优秀的律师也无力回天,况且其他人都没有受到劳改的牵连,只是罚了钱,包括熊大和老爹。判囘决书下来的时候,赵老爹当场便迈不开步子,跪在地上哭了好一阵,谁都拉不起来。
  第二天赵母便因血压问题,送去医院急救。隔着牢狱的玻璃窗,熊二看上去很害怕,“熊,我真的要坐牢吗?”
  “熊,你最聪明了,你帮哥哥想想办法,二哥不想坐牢。”熊二的手趴在窗户上,他睁着红通通的眼睛。他没有想到判囘决会这么严重,无期徒刑,他怕了。
  “熊二,你别怕,我会想办法的。”赵嘉敏说,“我一定能想到办法的。”
  “熊。”熊二揉了揉眼睛,“爸妈呢?”
  “爸妈,还有大哥,他们都帮你走动去了。”这个时候,她不能把妈住院的消息告诉熊二。“床硬吗?我让大嫂帮你打点一下,棉被垫厚实垫点。”
  “监狱的饭好难吃。”
  “嗯。”赵嘉敏说,“熊二,你脑子不灵活,别和监狱那些人搅和在一起。要是他们谁欺负你,你也别让他们白欺负,他们吃软怕硬。”
  “嗯我不会和他们瞎搅合的。”
  现在只能减刑,对减刑,如果表现好,无期徒刑可以减几年。还有保外就医,现在风头太紧,监察机关都在盯着他们家。这个还要再等等,赵嘉敏想要保障其他人能够安全度过这个危险期。他们赵家出事,小鬼乱跳,麻子那些人开始对他们家的生意动手动脚,她必须要趁着这个关口,乘势将他们剪除干净。一定要冷静,慌了,什么事情都没了主意,现在全家都被熊二的入狱还有母亲的住院弄慌了。鞠婧祎一定会步步紧逼,谁都看得出来,是熊二顶了熊大和老爹的罪,所以鞠婧祎林润成一定还会对老爹和熊大进行调查。
  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她没有看到鞠婧祎,她只看到了林润成,林润成冷静地看着她,对手很冷静,她也必须镇定下来。她在老爹的书房里,整理了这几年的生意,她打算把楼花分摊出去,同时再开发几个公益项目,挽回一下对外公关形象。现在规模不大的集团里面已经开始人心不稳了,必须要聚拢,拧成一股麻绳。她在公司里面威望不高,最高的是老爹,其次是熊大,一定要让熊大召开股东大会,接了老爹的班。老爹现在是最危险的,临牢狱也差那么一步,不能让他身临险境。
  “嘉敏啊,鞠婧祎回来了。”屁猴跑得气喘吁吁的,赵嘉敏回头看着屁猴。
  “妈囘的她还敢回来……”熊大捡起了地上劈柴的镰刀。
  “熊大,站住。”赵嘉敏看了一眼熊大,给屁猴扔了几张钱,便打发他走了。
  屁猴一出门,熊大才说,“熊,家里搞成这样,你还要护着她?”
  “我没有护着她。”赵嘉敏说,“我问你,你拿着刀想杀了她吗?”
  “对!”
  “杀了她然后囘进去陪熊二?熊二白给你坐二囘十囘年的牢了。”
  熊大这才稍稍冷静,“那你说怎么办?让她逍遥的升官?”
  “她升不了。”赵嘉敏说,“她这村长名不正言不顺,通过我们村的哪家投票?”
  “你的意思?”熊大马上便反应了过来,熊要拉鞠婧祎下马。
  “把刀扔掉。”赵嘉敏说,“我去找她。”
  鞠婧祎这些天一直被家里人扣着,林润成把她袒护赵家的事情告诉了她爸妈。当然没有告诉她大伯,她大伯还在省里表扬了她。只要剩下的两年多还算平顺,那么鞠婧祎从牛头岭调任出来,便能从此平步青云了。鞠婧祎一到牛头岭,便直奔赵家。
  “村长,那个是赵嘉敏吗?”正在开车的龚诗淇问副驾驶座位上的鞠婧祎,鞠婧祎也马上看了过去,是的,赵嘉敏站在路口。她吩咐了龚诗淇,便马上下车了,走了几步,赵嘉敏也看见了她,上前拉住她的手腕就往小树林里走。
  “熊,我……”
  赵嘉敏又长高了些,她死死地盯着自己,“你叫我什么?”
  “熊我……”
  赵嘉敏掐住鞠婧祎的下巴,嘴唇咬了上去。鞠婧祎瞪大了眼睛,她推搡赵嘉敏,赵嘉敏却紧紧地将她箍在怀里,舌头灵活的撬开了她的牙关,与她的唇囘舌纠缠着。赵嘉敏太用力了,鞠婧祎感觉自己的呼吸快要被对方夺了过去,她咬住赵嘉敏的舌头,口腔里有了血液的味道,她咬破了赵嘉敏的舌头,赵嘉敏像疯了一样,没有丝毫的退缩,她吸吮着鞠婧祎的嘴唇。在鞠婧祎的慌乱中探进了她的衣服下摆,衣服随着手推高,她将手放在鞠婧祎的胸上,重重地搓囘捏着。在鞠婧祎地挣扎中,她们倒在了灌木丛,赵嘉敏压在鞠婧祎的身上,手解开了鞠婧祎的皮带。
  这时候鞠婧祎才看清楚赵嘉敏眼中的欲囘望,这股炙热的欲望快要把她吞噬掉。

第四十六章🌷

鞠婧祎违|规任|职的事情遭到了县|委的举|报,很快便在乡镇扩散开来,是村里几个大字不识的庄稼汉联囘名去了县委。这次推波助澜的很多,大概是由于之前赵家出事了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尽管上面推脱用了“特殊情况”四个字,但始终架不住村民的攻击,读了书的说,法律意义代表一切意义,任何情况都不能高于法律意义,村长本身就应该由村委自管会里选举。没读书的也闹,女村长什么都不懂,无法服众。一时乱糟糟的局面,县委没个准话,便由村支书出面,三天一大会每天一小会地安抚村民。
  聚众闹囘事,抛开那些凑热闹的嫌事情不够大的,剩下的那些人便是有目的的。中国人向来是事不关己,这次闹这么大肯定是赵家的事情。谁知道这把火什么时候烧到自己身上,摸不清对方的下一步底细,不如先把对方给压制住,协议之下,又说重新选举村长。公文一向批准得慢,估计鞠婧祎还得在这职位上留段时间。鞠婧祎年纪轻轻,倒也吃得住这场合,换别人早该明哲保身了。硬碰硬,就看谁的脖子硬了。
  这件事赵家一直没出面,煽了煽风,麻子便坐不住了。他伙着屁猴,让屁猴找了几个老实的庄稼汉便上县委了。麻子心里清楚,赵家拿他当枪使,可他又无可奈何,光脚的不怕湿鞋,熊二入狱,赵家是豁出去了。利益相连,拴在一起的蚂蚱各显神通。赵家做事越来越清楚了,这赵嘉敏年纪小,却不是个省油的灯,每次和她说话,自己都得掂量着,生怕下一句话便被对方套了去。
  “麻叔,你怎地有空来我家?”赵嘉敏拄着拐杖,也没看麻子,拾掇着花花草草。
  “熊你这腿好些了么?”麻子说,“你看你婶子放心不下,让我带点补品来。”
  “谢谢叔和婶子了,叔,吃过了没?我让我哥陪你喝一盅?”
  絮絮叨叨又说了几句闲话,麻子才总算把重点给说出来了,他叹了口气,“这事闹的,要不是那女村长,你家二哥也不会这样。”
  “怎么会呢。”赵嘉敏说,“我二哥做生意确实不讲规矩了,鞠婧祎那是秉公执法,我家也怪不得她。”
  麻子看这小女孩挺沉得住气,也不跟自己说明白,非和自己打太极。“这次重新选举,叔一定推你家大哥,不能让那外人管咱们村的事儿,她也管不好。”
  “我家大哥也不省事。”赵嘉敏放下修剪花草的剪子,喝了口水,“要我说,论资历,还得麻叔上。”
  麻子一听赵嘉敏这话,心里便有点打鼓了,他一直都跟赵家争这个位子。这次赵嘉敏让他上,他也是怕别人搞的。“叔叔年纪大了,干不动,还是年轻人好。”
  “这事先不急,等公文下来才有准话。”
  麻子走后又打听赵家的虚实,赵家的生意都在往回收,他也不能去出这个大头。
  “熊,你那次回来。”大嫂晚饭过后,才把话问出口,“没把鞠婧祎怎么吧?”
  赵嘉敏沉默了,那件事后她给鞠婧祎打了电话,没说两句又因为林润成的来电和她吵。明明已经扔下狠话了,还是会因为林润成在她面前醋劲大发。
  “我和他分手了。”
  “关我什么事?”尽管赵嘉敏心里有欢呼与雀跃,可她还是忍不住和她犟。她很厌烦这样的状态,她一边想鞠婧祎一边想还在牢里蹲着的二哥。
  “熊?”大嫂拉回了赵嘉敏的神思,“你没打她吧?”
  她没有打鞠婧祎,可是她让鞠婧祎痛得掉泪了。

第四十七章🌷

全村又开了一个会,现在村民们的情绪已经安抚了很多,村支书也把鞠婧祎叫了过来。赵嘉敏坐在台下,这是“那件事”后她第一次见到鞠婧祎,鞠婧祎穿着干练的女士西装,露出的纤细手腕还能见她的白囘皙肤色。她出来以后,场面有些乱哄哄,大家都七嘴八舌了起来。眼看就有人要离席了,赵嘉敏站了起来,她不说话,只是看着台下的人。
  明明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姑娘,眼神却严肃得吓人,这些大人们只好安安分分地坐着。等场面安静了下来,赵嘉敏才坐下。她抬头看鞠婧祎,鞠婧祎只是匆匆看了她一眼,便开始讲起报告来,说的是这些年实验室的问题。说到实验室,大家的目光有意无意地瞥赵嘉敏,赵嘉敏神色如常,大家心底里泛起了琢磨,这小姑娘也太沉得住气了。换作别人,这种揭短的时候,早该离场了。
  赵嘉敏的目光一直锁在鞠婧祎的身上,下台的时候鞠婧祎也看了一眼她。鞠婧祎面色平淡,仿佛“那件事”从来没有发生过。林润成也在台下,他向鞠婧祎伸出手,似乎想搀扶鞠婧祎下台。鞠婧祎到底有没有伸出手,赵嘉敏没有看到,上台的村支书挡住了她的视线。她现在只看见两人在低声交谈,赵嘉敏心里窝着的醋劲酸到了喉咙。
  会议结束以后,鞠婧祎已经回公寓了,不知道林润成有没有在车上。
  鞠婧祎打开电脑,刚整理文档没有一会儿,便响起了敲门声。通过猫眼一看,是赵嘉敏。赵嘉敏!?鞠婧祎刚打开门,赵嘉敏便像条泥鳅,滑溜地进来了,并且还关上了门。等门关上的那一刻,只有两个人的时候,鞠婧祎才意识到了“危险”,果然赵嘉敏欺身把她抵在墙壁上,沙哑的少年音咬着她的耳囘垂,“你不是和他分手了吗?”
  鞠婧祎的双手推搡着赵嘉敏,听到赵嘉敏的话又别开了脸。鞠婧祎的双手一直在她怀里扑腾,赵嘉敏心里一烦躁,便在鞠婧祎的惊呼声中抽囘出了对方的皮带,把鞠婧祎的双手紧紧的捆住。
  身高的压制让鞠婧祎动弹不得,更何况赵嘉敏有心压住她,“赵嘉敏!”
  赵嘉敏抬腿抵住鞠婧祎的大囘腿内侧,胡乱地解开鞠婧祎的扣子,在她脖颈上留下一串串细碎的吻。
  “你这个无赖混囘蛋,不是说以后不会烦我了吗?”
  “你都说我是无赖了,我反悔了。”赵嘉敏边说边扯鞠婧祎的裤子。
  “赵嘉敏你干什么!”
  “干囘你。”
  这人又开始之前说话的没羞没臊,鞠婧祎咬住了赵嘉敏的锁骨,赵嘉敏吃痛地吸了一口气。“鞠婧祎,你撒口。”
  “你撒手。”
  赵嘉敏忍着痛,手指挑开鞠婧祎的内囘裤,“你再不撒口,我就进去了。”
  鞠婧祎的大囘腿紧紧囘夹住了赵嘉敏的手,“流氓!”
  鞠婧祎这牙口太好了,赵嘉敏感觉自己的锁骨快要被她咬碎了。她紧紧抱着鞠婧祎,好一会儿,小声哀求地说着,“你不要和他见面。”
  这下子鞠婧祎才总算松口,她推开赵嘉敏,双手缚着她挣脱着扎紧的皮带。赵嘉敏伸手帮鞠婧祎解开了皮带,屋里很安静,不刺眼的灯光下,鞠婧祎的眉眼是那么的好看。赵嘉敏轻轻抚摸着鞠婧祎的脸颊,捧着,她低头吻住了鞠婧祎的下唇。气氛太过迷离,鞠婧祎侧头避开了赵嘉敏的吻,“你是我什么人?”
  我想当你的爱人。“我……鞠婧祎?”
  自从“那件事”后积蓄的眼泪,一下子便收不住了,鞠婧祎咬唇眼泪往下掉,赵嘉敏没想到鞠婧祎会哭,她轻轻搂住鞠婧祎,鞠婧祎挣扎着,有些哽咽啜泣,肩头不停地颤抖。
  “鞠婧祎,你有没有喜欢过我?”
  鞠婧祎的挣扎,在这句话以后她只是轻轻拍打了一下赵嘉敏的肩头,然后便任由赵嘉敏抱着。安静的拥抱,夜色越来越深了,赵嘉敏放开了手。她得到想要的答案了,该走了。“鞠婧祎,我走了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谢谢你喜欢我,我也喜欢你。”赵嘉敏的心很难过,虽然她没有哭,可是总感觉自己下一秒便要泣不成声了。
  她想和鞠婧祎在一起,可是,她要是和鞠婧祎在一起,怎么面对熊二。

第四十八章🌷

赵嘉敏过来探监的时候,熊二的眼角有了擦伤,遮遮掩掩地不给赵嘉敏看。探监完后,赵嘉敏稍稍打听,便知道熊二在里面斗殴了。监狱不像外面,有法制有纪律,更何况和熊二关押在一起的人,本就是破罐子破摔的人。监狱方面已经打点好关系了,熊大找了广州那边的医院,保外就医再等些时候。熊二判的无期,二囘十囘年,二囘十囘年最多减缓七年,也就是十三年。这十三年要是安然无恙,熊二也算渡过这一遭了。
  监狱里面的人也不是些善茬,熊二脑子不灵活,稍稍被激就动起武来。还好媒体没有咬着他们家不放。现在是娱乐时代,他们家的事情也不可能在大众视野里活跃多久。现在赵嘉敏最关心的是熊二的精神状态,隔三差五地便来看他,他的精神面貌很好,这也是赵嘉敏所希望的。监狱的“暮气”太沉重了,赵嘉敏也怕这种消极的气氛拖垮了熊二。
  “熊,你真的休学吗?”
  “嗯。”
  “因为家里的事情吗?”张语格问赵嘉敏,赵嘉敏刚从办公室出来,年级里并没有通过她的退学手续,保留意见,办了休学手续,毕竟她成绩不错,学校方面一直都很照顾她。
  “是的,现在我妈住院,我爸的身体也开始走下坡路了。”赵嘉敏说,“熊大和大嫂忙活不过来,我需要去帮他们。”
  “可是你身体也不好啊,你看你的腿才刚刚开始复原……”张语格说,“熊,我知道你急,可是你要是腿伤复发……”
  “别担心我,我心里有谱。”
  “熊,我知道你聪明。”张语格说,“我就是怕,你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我看得出你在课堂上坐立不安。”张语格说,“可是,熊,你为什么会感到……愧疚,对就是愧疚。二哥入狱的事情也不怪你啊……”
  赵嘉敏抬头看着张语格,“你是不是问过我喜欢谁。”
  “嗯嗯?”
  “我喜欢鞠婧祎。”
  张语格张了张口,显得十分的吃惊,“熊,你……”
  “如果不是我护着鞠婧祎,家里就不会出事。”赵嘉敏说,“至少不会是现在,也不会弄得这么措手不及,导致熊二判了无期。”
  “你说,我应不应该内疚得坐立不安?”

 张语格张了张口,她小心翼翼的说“熊,你真的喜欢村长?是哪种喜欢?”
  “你想的那种。”
  “可是……你是女的啊,村长也是女的……你怎么会喜欢上村长?”
  “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。”
  “那你现在对村长……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你还喜欢她吗?”张语格说,“啊这样的处境,换做是我,早该疯了。”
  现在村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村支书管着,村长这职位也形同虚设。在很长一段时间,鞠婧祎都掌不了事情,重新选举的事情会放在明年的开春。这个年对于赵家人来说,比以往的任何时候都要难熬。家里明明去年还是欢聚一堂,其乐融融的,现在只有赵嘉敏熊大和大嫂,赵妈在医院,赵老爹也在医院照顾她,爷爷奶奶早早回去了。
  “熊,你要玩炮仗吗?”
  赵嘉敏摇了摇头,熊大也坐在她的身边,他点燃一根烟,递给了赵嘉敏,“你现在是大人了,比大哥大嫂还能干,大哥也不能总拿你当小孩。”
  赵嘉敏试着抽了一口,烟的味道没有想象中的熏喉咙,她又抽了第二口。
  “你学还是要上的,只有这几个月了,你放轻松,考得好最好,考得坏也没关系,家里也不差什么。”
  “嗯。”
  “等你高考完,公司那边也快搞好了,你去那里读大学,顺便也帮大哥打理下公司。”
  “嗯。”
  鞠婧祎现在是她家颇为忌讳的话题,谁都不能提。

第四十九章🌷

重新选举,麻子那边也不敢轻举妄动,赵家推的是易嘉爱的父亲,鞠婧祎的户籍地早就落了过来,也作为参选人之一。村里的干部肯定是推鞠婧祎的,哪个基层干部不想往上爬,人的这一辈子造化也就那么大,贵人抬手,好得过几十年的努力。当然这些干部也不全是向着鞠婧祎,还有熊大的。呼声挺高的是易嘉爱的父亲还有鞠婧祎,其次则是麻子和熊大。麻子有心观战,熊大因为自家的事情不好掺和。

  往常农村的选举,大都是请吃个饭或是怎么。而这次不同,有了空降的鞠婧祎,村里,放眼全省也没几个这样的情况。村民们也精着呢,管平时如何的亲近,心底里都有自己的小算盘,这可不,这几趟就有人来赵家说亲戚想找点事情做,谁都知道赵家的公司开得大。从小地方走出去的公司,就是有这方面的掣肘,做得小还好,公司要做大总是有点掣肘。不比赵老爹的打马虎眼,赵嘉敏说是让这几个人先去公司培训班培训两周。要真有本事,提拎到公司也是一句话的事,现在公司都是竞争式的发展,没点业务工资都不好看。

  赵嘉敏预备高考前一个月再返校,这个时候正是公司军心不稳定,刚过完年大家做事都有些松散,更何况赵家出了这档子事,工作期间巡班的时候个个一丝不苟,谁知道转背过去,谁又在散布一些小道消息。对于处理公司上的事情,赵老爹是打感情牌,熊大靠的是莽撞,到了赵嘉敏,她年龄尚浅,既用不了老爹的办法,也不能用熊大的办法,熊大的收效也只是暂时的。现在赵嘉敏开了几个会,给公司里只传达了一个宗旨,业绩说话,持续聘用应届大学生。应届生虽然不懂行业规则,但总算能敲敲那些尸位素餐的中高层。赵嘉敏的举措也不急,慢慢推进,也不怕谁乘乱爆发不满。
  “熊,你处理这些事情越来越得心应手了。”
  “大哥,你不提防我吧。”
  “你说啥呢。”熊大说,“你是我的亲妹子,我提防你啥。”
  “大哥,我也只是帮你扫清一些障碍,等平稳下来,我会把公司的全部还给你。”
  熊大沉吟了片刻,“熊,你……怎么了?”
  这些天,赵嘉敏一直在想鞠婧祎,上次也被鞠婧祎撞见了,鞠婧祎叫住了她。赵嘉敏闪躲的态度,鞠婧祎也没有说什么,她只是低头,“赵嘉敏,我真是烦透你了。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是你招惹的我。”
  鞠婧祎疲惫的神色,说完似乎不愿意搭理赵嘉敏,转身要走,赵嘉敏拉住她的手指,“鞠婧祎……”
  赵嘉敏抬头继续看着熊大,“大哥,我想和你说,我和鞠婧祎的事。”
  熊大腾的站起了身,“你别和我说。”
  “大哥……”
  “你不要和我说,我不想听。”熊大说,“家里也没有哪个人想听。”
  “我……”
  “家里人都努力装作不知道这件事,你别让爸妈伤心了。”
  赵嘉敏垂着头,“我强迫鞠婧祎,和她发生了关系。”

第五十章🌷

  “你说什么!”熊大张了张口,他看着坐在板凳上的赵嘉敏。
  “我和鞠婧祎……”
  “胡闹!两个女的怎么发生关系!”
  “我强了她。”
  “熊,你到底在说些什么?”熊大拎起赵嘉敏的后领,赵嘉敏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熊大。
  这把熊给急着了,“你们什么时候……”
  “有些日子了。”
  熊大重重地呼出一口气,“那就好,她要是告你,也取不了证了……你要是也出事了,我怎么和爸妈交代。”
  “大哥,我该怎么办,她是第一次。我……”赵嘉敏说,“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  “就算她把咱家弄成这样,好歹也是女孩子,你怎么能这样胡来,全天下也没这个理。”熊大说,“要不是你是我妹妹,我非得把你扭送到派出所。”
  “她要是告我,我心里还好受些。”
  “我们家没这个病啊,你怎么会搞同性恋,会喜欢上女孩子?”
  “我只喜欢她,大哥,我真的想跟她好。”
  熊大沉吟了片刻,“孽缘你们这是孽缘。”
  赵妈的精神好了些,现在开始在医院织起来了毛衣,她戴着老花眼镜,一边和赵嘉敏絮叨,“我再过些天就打好了,你给你二哥送过去。看看你二哥想吃点什么,等妈出院……熊?”
  赵嘉敏拿着线球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,“嗯我知道了。”
  “妈知道你最近在忙公司的事,不要太累了,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要注意休息。”赵妈拍了拍赵嘉敏的手背。
  “嗯。”赵嘉敏看了看门外,“门外怎么有个小哥一直拿着水果篮?”
  “鞠婧祎遣的人,隔三差五地就送些东西过来。”赵妈的话很冷淡,“我这平头老百姓,受不起。”
  熊二入狱的事就像赵家人心中的一根拔不出来的刺。
  听了母亲的话,赵嘉敏沉默的拿着线球。赵妈余光看了看赵嘉敏的神情,她知道熊在恍惚想些什么,从那次熊哭闹回病房,抓着她的手喊疼的时候,她不敢去想,也不愿意去想自己的女儿喜欢上了一个女人。自从这个孩子出生以来,给他们带来的不止一点点的惊喜。她唯一的女儿,她是那么的疼爱她,她爸甚至想把家产留给这个聪明懂事的女儿。等孩子长大了些,就想着有一天她会找到一个很好的恋爱对象,宠她爱她,一定会比他们还要宠她,女儿会嫁人,会结婚,会给他们生个可爱的孙女,或者外孙。
  她和丈夫一起聊过很多,丈夫说,“镇里那几户老找我说亲,就他们儿子歪瓜裂枣的,真是笑话。咱闺女一定要嫁人中龙凤,只有顶好的男人顶好的家庭条件,才能配得上咱们家的闺女。”
  她有时候还会劝丈夫,“你啊,只要熊开心,她想找谁就由着她,你还不信她的眼光。只要对方肯对咱闺女好,条件差点也没关系,咱家不是能帮衬。”
  他们老两口想这些有的没的,最后却发现女儿喜欢的是女人,他们落空了,甚至害怕了。哪有女孩子喜欢女孩子的道理,女儿是不是害病了?他们想着熊只是一时的依赖,他们装作不知道,他们极力地回避这件事情。
  “爸。”熊大说,“熊和我说了一件她和鞠婧祎的事,我想来想去,还是得跟你说。”
  “嗯?”赵老爹看了看病房的方向。
  “她把鞠婧祎那个了。”
  “哪个?”
  “就是那个,男女的那个。”以往的乡野粗话,换作自家妹妹的身上,令熊大有点难以启齿。
  “熊又没带把,怎么那个!?”
  “爸你看。”熊大拿出自己的手机,“我百度了,女的跟女的可以那个。”
  “你别给我看这个!”
  “爸,你说这可咋办啊?”熊大说,“我可不敢跟妈说,妈这血压好不容易降点。”
  “是熊把鞠婧祎那个了?”
  “熊是这么说的。”
  “干得好!”
  “爸,你这三观不正啊!”熊大看自家老爹洋洋得意的态度。